十隅

FLAG。

之前说的那个小黄车

当东哥生贺吧。


想问,这个梗有人吃吗(。)
监狱play单纯走肾会不会太可怕了(狗头)
有人想看我就写啦
虎狼之词 别当真 比心心♡

喜欢这种事,哪怕是倾家荡产,饥肠辘辘也要去做的呀。

【金东】来日方长(下)
#金东良堂4p
#主金东 副良堂
#攻受随意 反正文里也没有两对开车的描写
#4p车 介意慎入
#想求评论嘤嘤嘤

#不上升蒸煮 不上升蒸煮 不上升蒸煮

【金东】来日方长(上)
#金东良堂4p预警
#金东 良堂中间是爱情
#唯一的爱情 开放性的关系
#雷者慎入 真的 我预警很多遍了
#有点儿慢热 插叙有点儿多 还请各位看完不要打我
#良堂非主要cp不打tag
#其实这是一篇金东纯爱文您信吗x
#已经写完了请放心食用
#给各位比心 只希望您看了我的文以后能开心一下就好。

诚邀各位去听一下优酷今儿新上的二爷专场的金东!

谢爷超时了东哥提醒直接叫的宝贝儿!!!

快告诉我我没有听错!!!

宝贝儿马前了您嘞 如果没听错这个是原句!

这个糖我!!!

ps 默默给量活的东哥真的是太爱了…

【明星大侦探】冷cp挑战30篇1(大果王x撒拉拉无差)

1/30
大果王x撒拉拉

撒拉拉这次来进货的时候又没有看见之前常见的大果王,于是他问蔬菜店的老板这人去哪儿了,老板回答:“大概是去泰国了。”
得,得有段时间见不到了。
撒拉拉把蔬菜搬上自己的车,在心里嘀咕了一句。
等回到沙拉店,将明儿要用到的蔬菜水果什么的洗好了,就上楼打算洗个澡睡觉了。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手机恰好在亮,撒拉拉拿毛巾擦着滴水的头发坐在床上,手机解锁。
不是条多重要的消息,店里的员工向他请假,说是过两天有个哥们结婚,问能不能请半天假。撒拉拉回复了个行,就随手点开了朋友圈。
他向来不喜欢玩朋友圈,微信里有的代购也没屏蔽,总觉得谁都不容易,但这么翻下去几乎全都是代购的消息。各种emoji五花八门,看得撒拉拉直头疼。想退出的时候却看见一条只有图片的朋友圈。
一张热闹的街景图,大概是曼谷唐人街的夜市,来来往往的人群,霓虹灯的闪耀,混在了图片里。拿手机的人似乎晃了晃,照片有点儿模糊。
可惜了两千万的像素。
看发表人的名字,果不其然,是大果王,顺手点了个赞。本想评论下的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——不管说什么,那人绝对会怼回来的。
撒拉拉其实挺羡慕大果王的洒脱,说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了。没有顾忌,也没有留恋,每个地方都像是驿站,也都像是家。
几不可闻的叹口气,退出微信,玩了会儿手机,觉得头发差不多干了于是就关灯,躺下打算睡了。
撒拉拉睡得并不安稳。他做了个梦,不是噩梦,也不是好的梦,只觉得自己一觉醒来反而更累,然后什么也都不记得了。
当员工看见有黑眼圈的老板时不禁揶揄了他一句:“怎么,做香艳的春梦了?”撒拉拉白了他一眼,趴在客人用的桌子上,懒得理他。
所以到底怎么了呢?撒拉拉不清楚,只是稍微有点儿难过。不是因为什么矫情的理由,只是单纯的,不舒服罢了。
之后的日子还都一模一样,做沙拉,和顾客侃大山,去进些新鲜的时蔬,偶尔和看对眼的人调调情。也就这样了。
没遇到哪个特殊的人,也没失去哪个特殊的人。
春天转到了夏天,当撒拉拉穿上短袖都嫌弃热的时节,沙拉店的门被推开,看见的是那个去了泰国玩一圈的人。
“哟,这不大果王吗?舍得从泰国回来了?”挑眉,就好像一切都没变一样。从一旁的柜子上拿下个玻璃杯,随手切了两片柠檬,倒了点儿温水进去,让人坐下。
“嗨,别提了。”大果王像往常一样坐在撒拉拉的对面,不安分的灵魂借由着身体闹腾着,来回旋转的转椅几乎把撒拉拉看晕了。
但撒拉拉挺高兴。不知道为啥,大概是大果王有那种让人一看就高兴的本能吧。
撒拉拉前倾,靠着切菜的地方,手也没闲着,拿着洗好的葡萄粒儿往嘴里塞。大果王的嘴碎是有目共睹的,没人能在他说话的时候插上话。
于是就撒拉拉听着,大果王说着。一个人嘚吧嘚吧嘴没停,一个人吧唧吧唧嘴没停。
得聊了快一个小时,大果王才把柠檬水喝完,停下了说个不停的嘴。撒拉拉碗里的葡萄早就见了底儿,开始吃旁边员工送上来切好的草莓了。
“味儿咋样?”大果王问撒拉拉,撒拉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嘴里还嚼着草莓,随手拿起一粒,递到大果王的嘴边。
谁都没多想什么,大果王张嘴就吃了进去,舌尖碰到了指尖,撒拉拉兴奋了一下,随后脸腾的就红了。
不过幸好,他同时也被草莓呛到,让大果王以为是呛到脸红的,才没被发现。
这个莫名其妙的接触之后的结果就是,撒拉拉做春梦了。春梦里是个温暖的触感,湿润的滑过他的全身上下……
第二日清醒过来的撒拉拉骂了一句,又翻了个身,有种不想从床上起来的感觉。
太他妈丢人了啊!
也就是在这一天,撒拉拉明白点儿什么。
他也许是喜欢大果王的。
从很久以前就是了。
想明白了的撒拉拉是想追求大果王的,不过他总觉得追女孩子的方式似乎不太适合那位大大咧咧,荤段子张嘴就来的主儿,为此撒拉拉还愁掉了几根头发。
到底怎么追呢。这个难倒了无数单身青年的问题没有放过撒拉拉,不过幸好,上天是眷顾他的。
让那个大大咧咧的人也喜欢上了撒拉拉并且先表了白。
夏日,所有人都热得跟条狗似的时候,大果王一条微信发过来。
“晚上来帮我搬点儿货呗,顺道请你吃饭。”
撒拉拉认命的叹口气,提前半个小时挂上close的牌子,丧气极了的走向了大果王所在的市场。
大果王平日里是个不爱动的人,每天能想到的就是怎么能偷最大的懒,但是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能做到。
所以这天撒拉拉来帮忙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。帮着大果王搬了几趟水果,就被人拉走去吃饭。大排档的小龙虾配上冰镇的啤酒,倒是和了这两人的口。
微醺,大果王还是那副样子,不过话似乎更多更密集了,突然大果王一拍桌子,啤酒撒了小半杯。撒拉拉一愣,拿纸擦了擦手,问他咋了。
大果王平日里绝不停的嘴这刻也没了啥动静,正在撒拉拉纳闷的时候,大果王突然大吼了一声。
“撒拉拉,我喜欢你。”
得了。
撒拉拉听明白大果王的意思之后先是惊喜,随后就是一阵无语。
“大哥,嘿,大哥。这么多人看着呢,回家再说不成?”
撒拉拉有点儿闹心。
虽然开心更多。
毕竟是把人勾搭到手了?
撒拉拉看着躺在床上的大果王,心里有些喜悦。
“晚安啦。”撒拉拉关灯,离开了卧室。
酒后乱性?不可能的。

【山花】待到山花烂漫时

果然被屏蔽了

链接

http://api.shouzhangapp.com/trend/2186075_JDIBH6XT0848

刀,肉,虐,瞎写的。

好久不写肉还是请多见谅。

互攻注意。

互攻注意。

互攻注意。

【周尹】一发神奇的东西 5-6

#终于想起更新这种东西
#洋洋洒洒写了不少可没什么内容
#大概10左右完结
#爱你们 笔芯么么哒

05

结果并不出人意料,周一围凭借着导师的一票超过了尹正,说是不遗憾是假的,每一个正常的演员都会有自己的骄傲,但是尹正也从心底里为周一围开心,因为他觉得周一围作为赢家是当之无愧的。

尹正对周一围的表演大加赞扬,丝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之词,先后的两次拥抱也足够真情实意,就在尹正即将下场时的那个拥抱,周一围在尹正耳边轻轻说了一句。

“下场后等我一会儿。”

周一围的声音极小,几乎是气音,唇齿间的空气吹动了尹正脖颈处的发丝,丝丝痒痒的,尹正浑身颤抖了一下。

尹正的耳尖悄悄红了起来,发着烧,轻微的点了下头,走下了舞台。

剧组的人员又将尹正留下来进行了采访,才让化妆师帮忙给卸了妆。尹正忙完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了。尹正在换衣间换回了自己穿来的衣服。是那件看起来就很暖心的奶白色羊毛衣。尹正拿出手机,随手打开微信。

有一条明显的未读消息。周一围发的,看时间应该是他刚才接受采访的时候给他发的。

“外面有些冷,不如先回酒店吧,我回去了去找你。”

尹正和周一围作为受邀来的演员,都住在由节目组安排的酒店里。尹正浅笑,抬手打了个字。

“好。”

尹正带着助理往酒店走。酒店就在拍摄现场的对面,走着也就是十分钟的时间。尹正戴着口罩和帽子,裹了裹外套。之所以裹得这么严实,一个是因为作为公众人物要保护自己的的隐私,另一个则是因为这该死的冷天气。

令尹正吃惊的是,他即使已经这样全副武装了,还是有他的粉丝在酒店门口认出了他。这些粉丝素质极好,即使是认出来了是尹正也没有显得失礼,而是都礼貌地和尹正问好,轻声询问是否可以要签名和合影。

尹正怕挡了酒店内客人的进出,于是让粉丝们让到了一侧,以免挡住大门。而后将口罩摘下来,询问粉丝们冷不冷,是不是很辛苦,一边给粉丝们签名。

天气有些冷,手指有些僵,签名变得有些笨拙,速度也慢了下来。粉丝有些心疼,有些粉丝就说不用签名了。尹正微笑着回答:“没事的,也不是很麻烦。你们也等了很久了吧。”

尹正歪头,轻笑,看向周围的粉丝,在旁边的粉丝们有的小声尖叫了起来,尹正笑起来真的好暖啊。

周一围带着墨镜从拍摄现场走出来,他的身边没有别人,一抬眼就看见了笑得犯规的尹正。他微微一怔,随之也笑了出来。

他喜欢这样的尹正,笑得像是阳光下的宝石,反射着璀璨的光芒。那一瞬间,周一围觉得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什么被轻轻地触动了。就像是平静的水面上,掉了一颗石子,将要泛起层层涟漪。

06

尹正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,手上不正常的发热。尤其是脱衣服的时候手背被衣服拉链轻轻划了一下。若是平常可能没什么感觉,可在这手背肌肤极其敏感的时候就显得极其不爽了。

尹正皱眉,然后叹了口气。他已经有些时间没被冻成这样了。他走到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,任凭冷水冲到手上,水的温度竟然还没手上的温度低,但就是这样的方法才使得手上的难受感消失了不少。

正在尹正想顺便洗个脸的时候,敲门声响起,接着响起的就是周一围独特的嗓音。

“尹正?”

尹正一听连忙拿过一旁摆着的毛巾擦了擦手和脸,然后快步来到门口打开房门。周一围应该是先回了自己房间才过来的。他上身只穿了一间黑色的衬衣,头发应该还没有洗,还带着郑树森的发蜡。

尹正眯眼,笑起来:“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。一围哥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尹正侧身,想把他让进房间。周一围摇摇头,没回答他的问题。“想去吃个饭吗?楼上的餐厅据说还不错。”

“啊,好啊。”尹正楞了一下,但还是欣然同意。“等我换个衣服好吗?”周一围点头,说自己先上去。

尹正将已经凉透了了的毛衣脱下,换了套比较休闲的西装,走向电梯间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尹正的内心有些紧张,也有些小雀跃。他走路的速度不自觉快了一点。

进入餐厅,抬眼就看见正在看窗外风景的周一围。周一围的侧脸对着尹正,从这个方向看过去,周一围的脖子显得更加修长,喉结微微滑动,眼睛看着窗外,却好像没有对焦,应该是在放空,他耳朵上的耳钉反射着灯光,随着呼吸的动作耳钉的反光也在改变。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在注视他,周一围回头,再看见尹正的时候,眼睛里的笑意与兴奋是如此真实,然后散布到了脸上,嘴角上挑,划出笑意的弧度。

尹正觉得,周一围真的很好看,好看到他完全不像挪开眼神,只想就那样的看着他。

尹正走过去,坐在了周一围的对面。他轻声打招呼:“一围哥。”

周一围看着尹正坐下,眼睛里面的笑意更深更满,快要溢出来,灌到他的褶子里。

演员间的话题没什么,也就是自己演戏的经历,有意思的事情,圈中的好友。有时有共同的经历就会一起笑起来。周一围的笑点要比尹正以为的低,他低沉的声音笑起来格外的好听,搔得人心里痒痒的。

这顿饭他们吃了大约一个多小时,到最后尹正也还是不知道周一围为什么叫他等一等。

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周一围也不是很清楚。也许是因为他很喜欢这个小孩儿?还是因为他想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多一点?周一围只觉得尹正是一团魔法,让人接触了之后就想一探究竟,尹正自带那样的吸引力。

吃完之后,尹正和周一围一同下楼,他们首先路过了尹正的房间。周一围和他道别。明天早上周一围要飞到别的地方录制节目,所以这就是再见了。

“一围哥,希望以后能再在一起合作,约不约?”尹正半开玩笑地伸出双手。周一围也笑了,他点头,抱住尹正。“那一定约啊。”

周一围挺喜欢这样的拥抱。

道了再见之后,周一围离开。不知怎的,尹正竟有了些不舍,他关门。

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啊。

尹正靠在窗边,点了根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