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隅

【周尹】一发神奇的东西3-4

#ooc
#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真人
#写的不很流畅,多谢各位喜欢。
3
台词对完,两人都还算满意。对手是个有演员精神的人显然就是一种恩赐。周一围喜欢上了尹正演这个角色的感觉。作为中共地下党,尹正背起台词,不过分抒情,却也有地下党员的那份凛然正气。而周一围更不用说,眼神间的变换,足够扎实的台词功底,把郑树森这个人完全演活了。

两人又对了几遍台词,加上动作,走位,带上道具。到最后一遍一切就绪的彩排,两个人都足够满意。在候场的时候,尹正站在周一围旁边。

马上就要正式演出了。尹正有点儿紧张,手也有些发凉。他转过头看一旁的周一围。

周一围的眼神变了,和他本人的眼神不太一样,他现在已经不是周一围了,他是郑树森。

感受到尹正的目光,周一围转过头,看他。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微笑。

他们没说一句话。

尹正开始重新寻找黄旭初的感觉。隐忍的性情,全都会在一瞬间爆发出来。他爱国的热忱,被迫妻离子散的境遇,以及他即将要死的那班兄弟。

还有,他当时的处境。

当时的黄旭初背水一战,他不去找郑树森,他的兄弟们会死。而他去找郑树森,就有可能被郑树森扔到黄浦江里去。

他只能赌。

尹正的眉头再一次皱了起来。他明白了黄旭初这个人心里的抉择,明白了他的不舍,明白了他的赌注。明白了黄旭初心里的恐惧,也明白了黄旭初内心的选择。

尹正再睁眼,他就不再是尹正,而是黄旭初了。

4

台上的灯光缓缓亮起,黄旭初从黑暗处走出来,汽轮的声音在周围响起,竟然真的有种在黄浦江的感觉。

郑树森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播出来,低沉的嗓音被放大之后在演播厅里回荡,声音击打在每位观众的耳膜上,使得整个演播厅都陷入了这个声音之中,就连尹正都有些沉醉。

他没想到声音还有这种迷惑人心的力量,他有些出戏了。

幸好演员的素养及时将他拉回剧情之中,他进入了黄旭初的心境。

“你知道我是什么人,你也知道他们现在是我的什么人,你还敢过来找我要人?你疯了?”郑树森的眼睛里带着鄙视,冷笑了一声。

“扔到黄浦江里去。”

剧本的第一个高潮来临,黄旭初不甘心就这样被扔进黄浦江里,他也知道自己的名字是足够重的砝码。他需要时间来劝说郑树森,来救他们兄弟的命。

当郑树森接过枪的时候,黄旭初倒吸一口气。他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日本人的走狗会作出什么样的事情来。他垂下眼眸,在思考应该如何应对。可对付郑树森这样的黑老大,似乎只有信命这一条路了。

“如果老天爷待会儿不收你,今天我就放你走。”郑树森走到黄旭初的斜前方,与他对视。

黄旭初紧皱的眉头,微微泛红的双眼,里面带着多少悲痛与坚定,郑树森看着他的眼睛,发现他根本就抠不下扳机。

“你敢赌吗?”

黄旭初眨了下眼睛,眸底神色不变,依旧是那样坚定不移,甚至还挺了挺身子。“来吧。”

郑树森抿嘴唇,他希望黄旭初是个软骨头,当枪顶在头顶时会慌乱,会紧张,甚至会求饶,这样他就能毫无心理障碍的射杀他,不留一丝情面。可是黄旭初是这样的人,是真正的硬骨头,是现在中国最需要的那种人。

我真的应该开枪吗?

郑树森没有办法直视他,直视他只会让自己变得手软,他不需要这样。

“转过去。”

背对着我。

这是新加的台词,他们之前没有排演过。周一围甚至没经过大脑就冒出了这句话,而尹正也只是顺着黄旭初的思想转向了郑树森。

他们都没经过大脑的思考。

本来想躲避的眼神此刻变得更加耀眼,郑树森避无可避,扣动扳机。

没有子弹射出的声音,仅仅是空枪,黄旭初紧张地闭起了眼睛,没有疼痛传来,他才睁开眼。可眼前还是枪口。

“可我没说我只开一枪。”

连续扣动扳机,敲击机簧的声音震得黄旭初脑袋发晕。过度的紧张让他后来都不能及时的对枪声做出反应。郑树森将枪扔给手下。

“既然老天爷不收你,我就放你走,看在他们娘俩的面子上,别再让我看见你,你走吧。”

黄旭初不想走,他需要那批药。同样,他也为放弃了杀害自己的郑树森担心。

他的妻子都在郑树森手里,郑树森一死,他们母子俩也都会死。

于公于私他都不该走。

他劝说郑树森,他将他们的远大抱负告诉郑树森,他将他们现在的处境告诉郑树森,告诉他这批药对他们来说有多么重要。他相信会去救济一对母子的郑树森,不会是无大义的人。

果然,他成功了。

郑树森叹了口气,挥了挥手,将那船药给了黄旭初。

“给你,他们母子俩的照片。”郑树森蹭了蹭鼻子,不再看黄旭初。

黄旭初接过来,看着被好好珍藏的怀表里剪贴合适的照片,内心有酸楚,有悲痛,也有幸福。“春生胖了。”微微颤抖的声音暴露了黄旭初的伤痛,郑树森合适地没有转过头,没有揭穿他的软弱。

灯光在黄旭初颤抖的声音里缓缓变暗,掌声雷动。

评论(4)

热度(35)